Be united, all the weirdos and geeks,

木心说,人类的高贵与伟大,完全在于精神生活。 It’s insanely true.  Here’s to the crazy ones. The misfits. The rebels. The troublemakers. The round pegs in the square holes. The ones who see things differently. They’re not fond of rules. And they have no respect for the status quo. You can quote them, disagree with them, glorify or vilify them. About the only thing…

日记 – 招工奇遇 北疆饭店

1. Physical work can keep mind clear and remind how valuable the knowledge is    -  Confucious 今天去免费做了3个小时工,算是有趣的经历,谨记。 上周日打电话和老板娘约好的时间。中午12点我正好到他们店BJ门口,他们也刚刚开门。 和老板娘王姐聊了一下她的要求和期望。她说话不爽利,quote“你今天想干多久,就干多久,不想干了,就可以走。我今天也决定不了,如果可以的话我会过几天给你打电话”。 听了这些我就清楚,她并不急着招人,今天这个工作八成是拿不下来了。 不过没关系,既然来了,试着做一下,学习下餐厅后厨的流程也好。所以我和老板娘约定我做3个小时,从12点到3点,然后再谈。她仍含糊,但算是同意了。 随她进了后厨,见了正在炒菜的Jackie,很憨厚的福建人,乍一听是台湾的口音。他很年轻,和善,性格略内向。随便和我聊了两句,问我哪里人,多大。转身碰到了马阿姨,黑龙江人,嘴又快又碎。一 开始完全不理我。后来叫我过去帮忙烤串,聊了两句,发现我是东北人,也觉得我勤快,开始对我关照起来。她是典型的东北好事大妈,不喜欢你就无视你,喜欢你就和你絮叨个不停,什么事都要参合一下,给点意见。多数时可爱可亲,但翻脸能伤人。 按王姐吩咐,先把土豆切块。jackie给我示范了一个,然后我接过菜刀继续干。菜刀很重,刃并不锋利,大多时候用来切骨头,偶尔切土豆。将土豆一剖两半,取一半平放案板,再往中间切一刀。然后斜着把土豆切成一寸长宽的块。我猜是做新疆大盘鸡用的。技能一 get。 接下来切豆腐块,先平切两刀把豆腐成三层。然后横切三道,竖切三道,两公分左右的豆腐块就成了。技能二get。 其间还被叫去帮忙烤肉串。炭火,铁钎子上穿着羊肉,往炭火上一放,吱吱的开始起火冒烟,概是因为肉中的油滴出来的缘故。过半分钟,肉变白色,翻面,撒孜然粉,很多很多孜然粉。待另一面肉发白时,再翻面,撒孜然粉。反复上述过程10分钟,见肉中心已熟,表面略成金黄色,装盘上桌。烤第一轮时,我还生疏。烤第三轮时已颇熟练了。让我想起家那儿的烤串店,四五个年青小伙在店门口,拉着风箱,抡着胳膊烤串的情形。夜深风冷,暗红的炭火和风箱鼓出来的金色的火星子,温暖活泼,不自觉想靠近。

宋词选摘二

13. 韩缜 — 《凤箫吟》 锁离愁连绵无际,来时陌上初熏。绣帏人念远,暗垂珠露,泣送征轮。 长行长在眼,更重重,远水孤。但望极楼高,尽日目断王孙。 销魂,曾行处,绿妒轻裙。恁时携素手,乱花飞絮里,缓步香茵。 朱颜空自改,向年年,芳意长新。遍绿野,嬉游醉眼,莫负青春。 送别友人之词。先叙送别之景,后回忆相聚之时。最后…………。不明觉厉。 14. 宋祁 — 《木兰花》 ”绿杨烟外晓云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宋词选摘一

1. 发现有一部分宋词有一个固定套路,第一部分景物描写。第二部分抒发情感。而且宋词怨词巨多,亡君思念故国,游者思念故乡,怨妇,离愁,抒发负面情绪占多数。看来现在中国的苦情歌多是有渊源的。 2. 宋词三百首,收入了范仲淹两首词,一首是《苏幕遮》,另一首是《御街行》。苏幕遮里面有一句“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御街行里有一句“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两句词写的都很漂亮,但是仔细一看,无非是酒,愁肠,泪这三个词的排列组合。让我不由得怀疑起范仲淹的词汇量和写作水平来…… 酒是摄入物,肠道是消化系统,泪是分泌物。早在宋朝,科学家范仲淹就揭示了人体消化的过程,提出酒经过肠道后会转化泪排出体外。这是古代中国科学高度发达的又一例证。 3. 宋词是现代流行歌曲的最佳词库。比如张先的《千秋岁》里的这一句”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就这一句,已经被现在的情歌借用了几百几千遍了。 4. 张先是个写词的好手,特别善于情与景的结合。描述有表有里,让人读起来感觉如临其境。如这首《菩萨蛮》: 哀筝一弄湘江曲,声声写尽湘波绿。纤指十三弦,细将幽恨传。 当筵秋水慢,玉柱斜飞雁。弹到断肠时,春山眉黛低。 这首词对弹琴女子的弹琴细节描写和对她情绪的描写结合的很好。 5. 张先这首《醉垂鞭》很妙。(我差点打成了《醉吹鞭》,邪恶了。) 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这首词不对人进行正面描写,而是以衣着指代人,以妆容指代人,以别人的评价刻画女子的身材和风姿。完全的侧面描写提供了无限的想象空间,让人读起来觉得无限美好。 6. 还是张先,《一丛花》— ”伤高怀远几时穷,无物似情浓“。(无物似精浓,我又邪恶了) 7. 浣溪沙 – 晏殊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池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晏殊在老地方听着新流行的词,喝着新酿的酒。因花落而悲,因燕归而喜。喜新又念旧,又悲伤又欢喜。文青晏殊那天很纠结,很蛋疼。 8. 晏殊同志是个不折不扣的腐朽的小资产阶级,消极的享乐主义者。这首《浣溪沙》可以为证。 一向年光有限身,等闲离别易消魂,酒筵歌席莫辞频。 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不如怜取眼前人。 翻译成白话,他想说的就是好时光太短啦,现在就得可劲的party啊。说不定啥时候就分了,到时候还怪难受的,趁现在还在一起能多打几炮就多打几炮吧。 这基本上就是现在无良男文青泡无脑女文青的节奏。 9. 晏殊的《清平乐》 — ”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晏殊走上台,拿过话筒,清了清嗓子说:”下面我给大家唱一首歌,这首歌的名字叫《鱼和鸟的爱情》“。莫名感到一种陈绮贞附体的感觉。 附注:我把鸿雁和鱼的意思理解错了。正确的解释请自行搜索。 10. 晏殊的《清平乐》 — “金风细细,叶叶梧桐坠“。这句意境美。 附注:金风指秋风 11. 晏殊的《木兰花》 — ”池塘水绿风微暖,记得玉真初见面…………“。晏殊肯定是逛完妓院后写的。 12. 晏殊的《木兰花》”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无数口水歌词源于此。隐隐感觉林夕和晏殊是一个路子的。

诗经选摘

1.《召南 . 行露》 厌浥行露,岂不夙夜? 谓行多露。 谁谓雀无角,可以穿我屋?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狱?虽速我狱,室家不足。 谁谓鼠无牙,何以穿我墉?谁谓女无家,何以速我讼?虽速我讼,亦不女从。 2. 《召南 . 摽有梅》 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 摽有梅,其实三兮。求我庶士,迨其今兮。 摽有梅,顷筐塈之。求我庶士,迨其谓之。 3. 《邶风 . 谷风》 习习谷风,以阴以雨。黾勉同心,不宜有怒。采葑采菲,无以下体。德音莫违,及尔同死。 不远伊迩,薄送我畿。谁谓荼苦,其甘如荠。宴尔新婚,如兄如弟! 泾似渭浊,湜湜其沚。宴尔新婚,不我屑以。毋逝我梁,毋发我笱。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就其深矣,方之舟之。就其浅矣,泳之游之。何有何亡,黾勉求之。凡民有丧,匍匐救之。 不我能慉,反以我为仇。既阻我德,贾用不售。袭育恐育鞫,及尔颠覆。既生既育,比予于毒。 我有旨蓄,亦以御冬。宴尔新婚,以我御穷!有洸有溃,既诒我肆。不念昔者,伊余来塈。

殃金咒 – 窦唯

http://music.163.com/#/m/song?id=27853979 窦唯10月份出新专辑了,叫“殃金咒”。这次他没弄民乐,玩起了黑色金属工业噪音。印象中窦唯上一张摇滚专辑还是1994年的《黑梦》,再后来的二十年间,他极少再发声,只做民族的器乐,被大家一致认为他离了俗世,成仙了。 这次窦唯突然发出一张黑金专辑,让众多的粉丝惊呼,窦唯还是留恋凡间的,他还有一颗摇滚的心啊。 窦唯这次发专辑很特立独行,不在网上发布数字格式的音乐,一分钟的demo都没有。想听的全要通过淘宝买实体CD唱片,100块钱一张。 因为特殊的发行方式,让后面的事情很有意思。这次让习惯在网上听音乐的人抓了瞎,而窦唯的死忠粉丝们心里乐开了花。窦唯音乐的淘宝店和福生音乐的淘宝店都卖断了货。谁先拿到唱片,最先把专辑听完,也成了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最开始听完唱片的人拥有了对新专辑音乐的评论权和解释权,让广大还没拿到唱片听到音乐的人只能流着口水,看看那些乐评,心理YY一下窦唯到底在殃金咒都念了些啥。 对一个音乐作品,有如此多人期待,想听却不可得,这如今网络资源泛滥的时代,真是罕见。这让我想起高晓松说他年轻的时候是怎么听音乐的。 那时候没有网络资源,找歌得去音像店一家一家的淘打口碟。能找到一张心仪的唱片,欣喜若狂。找个安静的地方那个,把音乐一口气整个听完,从intro到outro。手里捧着专辑的外壳,封面,背面,内封面,仔仔细细欣赏,极具宗教仪式感。 然后邀来同好音乐的朋友,一起安静地听。表情安肃,但是内心极热烈,似土著人围着篝火,跳舞祭祀的感觉。专辑听完,大家聒噪起来,开始品头论足,不好热闹。 之后这张专辑被借走了,在同学朋友间流传,偶尔唱片被还回来,已经划的有点花,看来被听了不少遍了。再后来,又借了出去,过了更久的时间,又还回来,被划的更花了,音质也不如从前了。但仍不断的被借走。最后终于有一天,突然意识到这张CD彻底消失不见了。可能唱片已经磨损的不能再听,被丢掉了。也可能现在拿着唱片的人已经不知道他的主人是谁,所以也不知该还给谁了。 现在是怎么听音乐的呢?大多数的音乐,甚至一些好的音乐,变成了是感冒流鼻涕时兜里的卫生纸一样,用了一下就丢掉了。没办法,在网络上获得音乐的代价太低,谁会给予音乐起码的尊重和敬意呢? 关于殃金咒的发行,后面更有意思。有些人买到了实体店的碟,然后自己转制成数字音乐,然后放到网上卖,大概10块钱;也有人放在网盘上,供人免费下载。现在盗版音乐泛滥,这种行为真是见怪不怪。但是窦唯的粉丝表现出对盗版殃金咒的强烈抵制。被他们发现的任何上传盗版殃金咒的人,受到了窦粉的很大压力,大都撤销了资源。所以,暂时现在在网上几乎找不到这张专辑的数字版本。我极欣赏窦唯死忠抵制盗版的行动。尽管我认为这种抵制会很快失效(估计盗版音乐在一周或两周内再大量出现),但能让一些人意识到,音乐不是免费的,是需要花钱购买的音乐家的劳动成果,这是一件大好事。 回头说窦唯的新专辑音乐,很多人定义为黑色金属,工业金属,噪音金属。我没有接触过这些类型的音乐,没有比较所以不敢乱发言(说实话,我也根本不是金属摇滚的粉丝,如果不是窦唯的专辑,我压根就不会花时间听,哈哈)。我能听到的是窦唯的人声是那么的优秀。这张专辑里他的声线低沉而稳定,同时又变化无穷。当今中国的摇滚音乐,在要拿主唱跑不跑调来衡量乐队水平的时代,窦唯拥有最好的天赋,最完美的嗓音,让人高山仰止。 人不是神,但在人群中站在最高处的,有人就愿意奉他为神。现在华语音乐中,矮子矬子不少,更多的是干脆跪下来舔的。窦唯倚世独立,煌煌如一尊大神。